1. 首页
  2. 软件

开罗拉面店汉化

为什么兰州拉面店能开遍全国?一、标准没有统一经常去兰州拉面的朋友就会发现,无论开在哪个区的店,他们在菜品标准,价格标准,口味标准,环境标准,店面标准,店名标准统一度还是很高的。

为什么兰州拉面店能开遍全国?

一、标准没有统一

经常去兰州拉面的朋友就会发现,无论开在哪个区的店,他们在菜品标准,价格标准,口味标准,环境标准,店面标准,店名标准统一度还是很高的。虽达不到西方连锁快餐的地步。但也已经足以让顾客通过店名就能对一家没去过的店的出品,口味,环境,消费做出大概的估计。也能形成一种品牌效应,不要小看这点。有了标准,有了品牌。就很容易推广,别人是兵团作战,烩面,刀削面,泡馍单打独斗,你认为在扩张之战中,谁输谁赢?

二、政府的扶持

无论是青海化隆,还是沙县,都是对拉面与沙县小吃有过指导扶持的。据说以前的沙县政府还成立了小吃办,就是为了指导服务外出开店的人,而且政府还给开店的人开证明盖公章,请求其他地方政府给予支持等等。虽然未知这些证明有多大用,但至少人家政府重视了用心了不是。很多时候有了组织就有了章程,有了章程就有了标准,有了标准大家就知道怎么去做。别人新开店的一切按照既有的经验和章程去做,事半功倍。

三、服务经营理念的不同

1、顾客定位:兰州拉面的顾客群已经是面向全国人民了。但很多烩面馆老板的眼里烩面馆的顾客还是河南老乡。

河南人是多,但相比全国人口来说。又属于少数了。如果一个店铺有意无意的始终把顾客局限于本省人,那在外地扩张就很难讨好的了。

2、方便快捷问题:面食在南方一般属于为图方便简省随意吃的。图的就是方便快捷。就沙县小吃,兰州拉面,甚至是桂林米粉不能说24小时服务,但基本都是早8点到晚22点,在这期间去,随去随吃。但是烩面馆则不行。至少我周边的烩面馆做不到这点。

而且在广州这些快餐之流大家都喜欢叫外卖送餐上门,沙县小吃满10元可送,桂林粉满5元可送,兰州拉面满10元也可以送。但是我从来没见过有愿意送餐的烩面馆。

3、卫生问题:真实卫生情况我们外人不能得知,但就就餐的店面,桌面,地面情况来看。拉面馆大多数都做的不错。抹桌子,拖地面很勤。沙县小吃次之,但好在桌面尚干净,店面油污少。烩面馆做的就很差了。同等规模档次的烩面馆与拉面馆比,大多时候整洁情况差了至少一个个档次。有时候卫生情况是影响生意的。我有个朋友喜欢烩面馆的凉拌牛肉,但又惊恐烩面馆的环境,每次都是坐到烩面馆旁边的小吃店点点东西,让我去烩面馆打包牛肉,眼不见为净。我想不明白的是,在郑州吃过裕丰源,景祥,谷雨春,各个环境都不差。怎的烩面馆开到外地就不讲究了呢?特别是谷雨春环境流程很有中式连锁快餐风范的。但是河南人民没把这种好的东西输出到外省。

全国范围内,为什么沙县小吃比兰州拉面店要多?

好吧,做为一个兰州人其实我也很喜欢吃沙县小吃(不知道地方的可以咨询我),其实全国的兰州拉面大多数是青海循化人开的,而不是兰州人开的,在兰州牛肉面馆有清真的,也有汉民开的,和谐共处,各干各的,几乎没有欺行霸市的事情,而且味道都不错。

要说为什么全国沙县小吃比兰州拉面多,以我的理解,这也许与地域性格和本土民风有关,真正的兰州本土人,性格上是很庄正传统的,想着把牛肉面做强做大,冲出兰州走向全国的人是很少的,(也许是没有经营头脑吧,呵呵),很少有兰州人靠着做牛肉面的手艺走南闯北去谋生的,但是在兰州开牛肉面馆,味道一定要好,否则要不了几日就会被惨痛淘汰,所以能在兰州把牛肉面做好就已经不亦乐乎了,

然而沙县小吃应该是兰州牛肉面学习的榜样了,此时最难解释的就是“循化兰州牛肉拉面”了,虽未得兰州牛肉面之真传,却也发扬光大了,幸之,憾之!总之,不论谁做都可以,牛肉面碗里再不准放汤勺了!

拉面只有兰州的吗,河南就有好多拉面店,难道都是学兰州拉面?

兰州牛肉面就叫兰州牛肉面,凡是叫兰州牛肉拉面的都是山寨兰州牛肉面的而且名字都没有学会,真宗兰州牛肉面是由兰州回民马保子发明,讲究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,也就是清汤,白萝卜片,红辣椒油,绿蒜苗香菜。好多人吐槽兰州牛肉面没有牛肉,我想说七八块钱一碗的牛肉面能指望给你放多少牛肉,想要肉8元一分,一分一两只要有钱想吃多少买多少。

那一家才是岳阳最有人气兰州拉面店?

做为一个资深的吃货,十年前我在长炼小区兰拉面馆呷,他们的汤味纯正鲜美,后来老板又开了几家店,像6906欧麦尔清真餐厅,火车站兰州拉面,炮台山兰州拉面等,我现在就这几家店看自己方便挑着呷

有的拉面店味道实在好,过段时间就很想吃,到底是如何制作的?

不好说,有时候是心理因素,有时候是你刚好那一口,对上你的胃了,其他店子的难吃,所以稍微好吃一点你就记住了。有说加罂粟的,现在查的严,通讯网络也发达,一般人是不敢吧!不过也有不怕死的。

开一家牛肉面店挣钱吗?

这个答案我不能直接回答你。有好多因素要考虑,例如:店面的地理位置,人流量,伙计的手艺好不好,老板会不会做生意等都要考虑。总而言之,要做到天时地利人和才行。

冬季是拉面店旺季吗,夏季吃拉面的人会减少吗?

之前众筹小面。现在正在转让。我对项目的看法,也和你一样,有各种担心提了数十次,都不得执行,比如面条不适宜外卖,如要外卖最好自己研发拌面等不容易裘德面,夏天不喜欢吃热面条,研发凉面。配菜做精致,用点日式风格的小菜增加利润,甚至盈利堪忧的时候,建议往日式面条转,所有的的都想到了,结果都不去执行,毕竟我是小股东,说话没分量。合伙生意难做。建议夏天做些日式风格的凉面,用寿司醋和日式酱汁调味,搭配些日式小菜 肯定可以安稳度过夏天面条淡季,但切记要提早做准备,给顾客试吃,做一做营销,夏天来临前把准备工作做完,赶快行动吧

为什么满清没有全部汉化?

清朝其实没有“满人”的说法,如果非要说满人,那指的应该是旗人中的“满洲八旗”。

但是,所谓八旗是由满洲八旗、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组成的,这些人被统称为旗人,与普通老百姓即所谓“民人”相区别。

至于旗人内部,他们都居住在满城,无论满洲、蒙古还是汉军,他们是权利相等、相互通婚的群体。

而由于汉军旗本身就是汉人,在三者融合时,所谓旗人的内部汉化也是不可避免的,更何况旗人之外是更为庞大的汉人群体,区区满城的城墙根本就挡不住。

如《异辞录》中说的,“茫茫禹域,真亡国灭种之利器矣。推原其故,以小量加诸巨量,譬如一杯水对一车薪之火,不特水不胜火,而火犹将胜水,其势然也。……二百年间,满人悉归化于汉俗,数百万之众,佥为变相之汉人”;

时至光绪后,“皇帝典学,尚知国语(满文),余则自王公大臣以下,佥不知其为何物矣。清末满大臣带领引见,太后前则易,皇帝前则难,以太后不通国语也”。

试想,身为最高统治者的“国母”慈禧太后尚不通满语,旗下其他兵民就更不足论了。

聊举一例。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中保存的满人官员奏折中,可以看出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:

清初时的奏折只写满文,中期满汉文并用,到清末就不再有满文而只用汉文了。

即使远离汉人区的黑龙江呼兰,他们所保存的档案也反映了同样的规律。在清末时,呼兰只有1%的旗人认识满文,而其中只有五分之一的人会讲满语。

事实上,清末旗人官员唯一需要使用满语的场合,只是在给皇帝奏折的最后须加上一句满文的“祝皇上万岁”。

至于各级衙门里,早已是全部使用汉语,有的旗人宗谱也已改用汉文书写。就连旗人中独有的萨满(即萨满教巫师,跳神之人),她们也只能用汉文音来诵唱满文巫语。

时间如同潮水,满人也不可避免地失去了本来就不甚太高的文化乃至语言与文字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满人在乾隆时期已经基本汉化,到清末更是无可挽回。

当然,即便事实上已经汉化,但满城的阻碍仍在,旗人和一般民人的交往还是有限,旗人群体也有自己特有的风俗礼仪,区分两个群体并不困难。

所以说,旗人群体真正融入社会、完全汉化,恐怕还得到民国年后。无他,民国年后,旗人制度崩坍,满城逐步消失,旗人的铁杆庄稼不再,全部被推上了社会。

这时,想不汉化也难啊!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